【新春走基层】从贫困山乡到3A级景区的“逆袭”_2

  阴历新年,大巴山深处的重庆市巫溪县茶山村,沐浴着新春暖阳的茶山村,一派新气象。红灯笼高挂在村道旁的路灯上,宽阔洁净的柏油马路通到达户,白墙灰瓦的民居依山而建……

  2019年12月,茶山村正式挂牌国家3A级景区。一横一纵的马路穿村而过,污水处理厂、全民健身中心、茶山书院……一应俱全,使用背靠红池坝景区的共同优势,茶山村打造了果园、花园、茶园、微田园“四园”,谱写了一曲村庄旅行开展的“四季歌”。“在这里游客能够春看花,夏消暑,秋赏菊,冬玩雪。”巫溪县红池坝镇镇长唐庆说。

  而曩昔的茶山村,却是另一番容貌。“有女莫嫁中岗乡,山高路远难见娘。”原归于中岗乡的茶山村间隔县城135公里,是全县最偏僻的村,进出村只要一条路。全村308户有68户是贫穷户,苞谷、洋芋、红苕是茶山村的“三大坨”,乡亲们只能靠天吃饭。

  跟着脱贫攻坚的深入开展,2019年,茶山村被归入重庆市村庄复兴试点村进行要点打造。“农田变景区,农房变客房,老农变老板。”唐庆说,茶山村环绕建造3A级景区,尽力建造1个民宿招待中心、10户“森林人家”示范户、40户星级农家乐。

  从贫穷村成为景区,茶山村的“回身”并不简单。为了推开开展的大门,茶山村从探究“党支部+企业+协作社+农户”的工业协作方式起步。政府担任基础设备建造,做好服务。企业把土地租曩昔集约布局农工业,然后把地再包给乡民,企业供给技能、原材料,乡民只需搞好管护,村团体也能取得收益。

  为了让更多乡民承受新方式,茶山村把当地的“乡贤”会集起来,组成村庄复兴互助会,重复入户给乡民算收入账,安排大伙儿外出调查先进村。

  “‘返租倒包’这个方式好,家家都有钱挣。”77岁的唐成见曩昔靠种大白菜、养猪来养家,一年也就收入1万元左右。2019年,他把自家2亩土地流通给承揽企业,又从企业倒租40亩地种辣椒,企业供给种子、肥料和技能支持,老唐担任栽培、管护,企业以每斤1.3元的保底价收买。“上一年光辣椒就卖了1.9万公斤,除掉劳务费,纯收入2万多元。”

  唐庆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茶山村栽培辣椒300亩,触及132户,按亩产750公斤算,采摘劳务收入加土地租金、入股分红,户均可增收4000元左右。

  农工业鼓起后,乡民们又“卖”起了好景色。53岁的李玄成将土地流通后,靠着几年积累的收入和亲友筹资,于上一年出资15万多元开设了一家民宿。头一年,民宿收入就到达3万元,“吃旅行饭是能管久远的,我预备把民宿再扩展些。”

  “从贫穷村到景区的‘逆袭’,得益于国家精准扶贫大战略的施行。”红池坝镇茶山村村委会主任刘学明说,下一步,还将扩展景区建造,新建游乐设备,强化3A景区配套设备,把商场越做越大,把脱贫致富的路越走越宽。

  (原标题:【新春走底层】从贫穷山乡到3A级景区的“逆袭”)